吃货能解决外来入侵物种?

2017-05-07 13:59

“如果无法打败它们,那就吃掉它们。”这是伊利诺伊州政府打算用来对付亚洲鲤鱼的方法。

  吃究竟是不是解决外来物种入侵的绝招呢?

  德克萨斯州自然保护协会负责人劳拉·霍夫曼认为:“吃掉外来入侵物种不是特效药,只能姑且一试。”

  太平洋生蚝

  不是丹麦人的“菜”

  对于太平洋生蚝泛滥的问题,丹麦当地也曾尝试鼓励民众去海岸边采集生蚝并带回家煎炒烹炸,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丹麦驻华使馆称,这或许跟附近人口稀少有关。

  此外,还有个原因是丹麦人更喜欢食用本土生蚝,即野生欧洲生蚝利姆水道生蚝,被认为是世上最好的生蚝之一,有“软体动物皇冠上的宝石”之称。

  生长在日德兰半岛冷水区,水质新鲜、盐含量低,使得利姆水道生蚝富含矿物质、肉的质感更好。19世纪以前,利姆水道生蚝便因其美味与丰富的营养价值仅供王室享用,后来一直被认为是富人的食物。

  但是这种生蚝受天气和生长环境的影响很大,再加上过度捕捞及太平洋生蚝对其生存空间的挤压,产量“接近灭绝”。

  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瓦埃勒市场,“太平洋生蚝”单价18丹麦克朗(约18元人民币),而利姆水道生蚝虽然个头较小,但价格更贵,要40克朗(约40元人民币)一只。

  更有趣的是,在盛产利姆水道生蚝的利姆水道地区,大部分当地人更喜欢吃猪排和肝酱,大部分当地渔船采捞的利姆水道生蚝都会被出口到南欧。

  除了向本土民众推销,丹麦也将眼光瞄向更远的他方。丹麦大使馆表示,有很多企业与他们沟通,主要是中国的一些企业想要进口生蚝。5月2日正式访问中国的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也表示欢迎中国游客到丹麦品尝生蚝。

  一些网友跃跃欲试,打算“漂洋过海地去吃蚝”或期待“蚝不远千里地来被吃”,同时也有不少人冷静地指出:既然太平洋生蚝是世界上产量最大、最常见的生蚝品种——目前全球大约90%的生蚝都属于太平洋生蚝,那丹麦的太平洋生蚝品质特别好么?出口价格很有优势么?还有人质疑这是个丹麦旅游的成功营销案例。

 

  小龙虾成灾

  苏格兰人不吃 “一脚踩死”

  而欧洲人对于颜值不高的中国大闸蟹和美国小龙虾也都没有什么食欲。

  2014年,来自美国西北部的小龙虾在“入侵”英格兰后,小龙虾随着河流北上“进军”苏格兰,并在苏格兰部分水域泛滥。这一外来物种给当地生态平衡带来了冲击。

  例如,在全球著名的垂钓胜地——苏格兰的克莱德河,这条本来以鳟鱼闻名的河流正在被小龙虾“占领”,当地人说,小龙虾数量多到令人难以置信:“你甚至真的可以踩着小龙虾过河。”

  垂钓者们称,该区数量庞大的小龙虾吃光了鳟鱼的食物,导致河里的鳟鱼因为找不到食物而数量急剧减少。

  英国媒体报道,由于小龙虾在当地没有天敌,所以没有治理“小龙虾灾”的有效方法。此外,苏格兰政府并不鼓励当地民众食用小龙虾。他们担心,万一小龙虾成为餐桌美味,引发当地民众人工饲养,会导致这一外来物种进一步扩散,破坏当地生态平衡。

  因此,苏格兰当局表态,任何人都可以在苏格兰的河流中捕杀小龙虾,于是,当地的垂钓者们纷纷表示,消灭小龙虾最快的办法就是“一脚踩死它们”。

  肆虐的亚洲鲤鱼多刺

  老美就是不爱吃

  看到入侵墨西哥湾、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系统的狮子鱼被端上餐桌有消停趋势之后,不少美国专家也寄望于用吃来对付肆虐的亚洲鲤鱼。

  狮子鱼原产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艳丽的刺鳍和明亮的橘红色条纹,让狮子鱼成为水族馆最受欢迎的鱼类之一。十多年前狮子鱼出现在墨西哥湾(美国东海岸)。这种有毒的食肉动物损害珊瑚礁,吃光当地的小型鱼类,它们惧怕的天敌只有鲨鱼,因此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系统。

  人们很快发现,在狮子鱼的刺鳍之下藏着美味的鱼肉,是做酸橘汁腌鱼的好材料,在经过捕捞、被放到碗里后,狮子鱼的数量逐渐减少。

  但类似的方法用在亚洲鲤鱼上似乎不太有效。

  早在2011年3月,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就提倡民众食用亚洲鲤鱼。一个芝加哥组织曾试着将亚洲鲤鱼做成菜送给流浪汉,希望在解决部分人的口粮问题之余帮助对付外来入侵物种。

  力度最大的要算肯塔基州,曾组织商业钓鱼活动,鼓励垂钓者行动起来;餐馆里亚洲鲤鱼的价格要比其他海鲜如智利鲈鱼要便宜得多;州政府还给商业捕捞亚洲鲤鱼的渔民每公斤5美分的额外补贴……

  这些活动都反响平平。

  虽然美国政府大力宣传亚洲鲤鱼的优点,比如物美价廉、蛋白质含量高、汞含量低于金枪鱼,然而美国人仍然嫌弃亚洲鲤鱼有很重的土腥味,又多刺。

  头痛的美国政府只好集思广益。今年2月,为解决亚洲鲤鱼泛滥问题,美国密歇根州自然资源部悬赏100万美元、奖励能控制亚洲鲤鱼数量的计划。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18981723038